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二十载,艺术教育创辉煌。

2017-10-2 16:2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649| 评论: 0

摘要 : 访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校长赵 军嘉宾简介:赵军校长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,是王福增教授的学生。后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,从师周小燕教授。先后在海政歌舞团和中央歌舞团任男高音独唱演员。1997年创办了北京市最早的民 ...

访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校长 赵 军

 

嘉宾简介:赵军校长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,是王福增教授的学生。后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,从师周小燕教授。先后在海政歌舞团和中央歌舞团任男高音独唱演员。1997年创办了北京市最早的民办艺术学校“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”,学生的大学升学率达到97%。为此,记者在采访这个学校2017年夏令营期间,采访了这位艺术教育领域的传奇人物。

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校长赵军

记者:赵校长您好!听说您是中央歌舞团的男高音独唱演员,在生活条件和政治待遇上应该是很不错的,怎么想起办一所艺术类的学校呢?

赵校长:我在中央歌舞团期间,虽然衣食无忧,但觉得自己的艺术生命总是有限的。于是就萌发了要创建一所艺术学校的想法,为全中国有天赋的孩子们搭建一个学习艺术的平台。于是在1997年成立了这个学校,到现在整整二十年。目前,已毕业的两千多名学生中,有百分之四十留在北京,各大艺术院校都有。其他的也考入了全国各地知名的艺术院校,高考升学率达到97%。作为一个中专艺术学校的升学率达到这个水平,应该是非常成功的。可以自豪地说,我们的心血没有白费,热血没有白洒;对得起学生,对得起全国的家长。不算已经毕业的学生,现在北舞的在读生中至少有二十多个是我们的学生,在民族大学至少有三十多个在读生是我们的学生。

宽阔的校舍和排练教室


记者:一个民营艺术学校能达到这个水平确实了不起,那是怎么做到的呢? 

赵校长:这所学校虽然不大,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教学设施和设备是齐全的。我们有一个合作伙伴,对学校的建设支持很大。现在正在大兴土木,不断地改善教学环境和条件,要给学生一个温馨而舒适的学习平台。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一所精致的精品艺术学校。在我们的学校里,一定要学生们学有所成,成有所去。百分之九十七的高考入学率就证明了这一点。另外,二十年来,我们打造了一个高水平的教师团队和管理团队。从整个教学流程来看,已经十分成熟。我们解决了大部分师生进京的户口。所以,现在在校的老师都是我们自有的老师。建校初期,我们请的都是北舞的老师,我们自有的教师团队已经形成。而且有四五个老师被聘请到北舞去上课。说明我的师资建设是成功的,老师的水平也是高的。因为北舞的水平在全国是第一流的。现在全国的家长和老师们称我们学校是是“小北舞”。

 优秀的教师和管理团队

记者:就目前的社会状况来看,您对艺术生的前途有什么预见呢? 

赵校长:从大的环境来说,全国高考的学生有九百四十多万。国办的文化学校录取是五百九十万,民办大学有一百多万,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有七百四十多万。我们国家哪有这么多的就业窗口来安置这么多的大学生呢?当年文化部管艺术院校的时候,每年录取一万五千名艺术生。现在许多院校开办艺术类专业后,录取的艺术生在五万至六万人。与七百多万毕业生相比还是一个很小的数字。所以我预计在未来的十年到二十年,有艺术天赋和技能的大学生,是绝对不会失业的。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,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,意识形态领域里一定是活跃的。现在全国有二亿九千万少年儿童,学习艺术教育的孩子大约有八千万,大概是加拿大人口的两到三倍。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,家长让孩子们接受艺术薰陶,在德智体美上全面发展。孩子们在课堂上单纯学习文化是十分枯燥的,我认为让孩子们接受一些艺术教育,是解放孩子们的天性,打造他们的心灵,增加他们的智能。现在的大环境是,家长要求孩子是好好学习,听老师的话。但问题是这样做了又怎么样呢?即使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又怎么办呢?一个月三千多元钱的工作都很难找到,因为大学毕业生太多了。但艺术专业的毕业生才几万人,还没有毕业就给抢光了,有的一个月收入达到几万。很多地方找我要老师,我都说没有。这说明艺术类的老师是供不应求的。十到二十年之间,艺术类的毕业生还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我认为,现在家长让自己的孩子走这条路是对的。当然,如果你的孩子心不在艺术上,那就让他好好学习文化,考名牌大学。但僧多粥少,竞争也够激烈的了。

 今年参加夏令营并参加考试的新生

记者:作为一个艺术教育工作者,您觉得艺术学校应该怎样办才是正确的?

赵校长:首先管理要严格,招生也要严格,不是有钱就能进来的。八千万孩子在接受艺术薰陶,但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艺术天赋的,都能成为艺术家的。没有条件接受正规艺术教育的孩子,仍然可以在业余时间接受艺术薰陶,多一门技能,对孩子的成长发育仍然是一件好事。如果有钱就能进来,那不是一个艺术教育工作者的情怀。进来的孩子一定要学有所成,成有所去,这是我们办学必须坚守的原则。我为穷困而有天赋的孩子免去学费有三百多万,可能没有一个校长能做到这点。我们没有宣传这些,是因为当老师就要有烛光精神。我经常对学生说,我是你们的上马石,未来的艺术舞台是你们的,你们可以踩着我的肩膀去腾飞。现在,孩子们是单纯的,接受的教育应该是纯粹的。我们的教育方法的封闭式的,让孩子们尽量少接受外部的干扰。从教学,管理,生活各方面来说,二十年来已经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,得到家长们的好评。现在去考北舞的学生,往那里一站,从他们的精神面貌,考官老师就问,你是北音舞的吧?这是学生给我的反馈。

 2017夏令营全体营员合影

记者:俗话说,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您觉得一个艺术学校的校长应该怎么当?

赵校长:总的来说,一个艺术类的学校领导必须是懂艺术的,办学指导思想决不能把盈利放在第一位。没有烛光精神办不好学校,没有教育情怀办不了学校。我为贫困的孩子免掉三百多万元的学费,就是为了培养艺术人才。我的学生遍布全国,但到什么地方都从不打扰家长。没有拿过家长额外的一分钱。

   我从小生活在东北农村,酷爱艺术。至今为止,我从未后悔,扪心无愧,认为自己走的路是对的。虽然没有像有的歌手红的发紫,但我觉得我该做的做了,该努力的努力了。

 全国职业拉丁舞冠军王子龙和杨黎常来学校上课


记者:咱们学校下一步有什么新的打算吗?

赵校长:准备在原来的基础上要提高办学的档次,主要是往高等教育上升级。让这些中专毕业的孩子,能继续深造,起码到大学本科。二十年的办学,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是很成熟了。

 

记者:那么,学校在师资方面也要扩大和加强了吧?

赵校长:那是肯定的。我的认为是,办艺术类的学校,只有北京才有得天独厚的条件。因为北京这个平台太大了,新闻媒体、全国各类艺术顶尖的人才都集中在北京,想请什么样的老师都比较方便。这里是中国的文化中心。就是在上海,广州,深圳也没有北京这么全面,这么多人才。比如我们的表演专业,就可以请北影,中戏的老师来上课。在广东就没有这个条件了。

全国国标舞甲A组拉丁舞冠军、职业组拉丁舞亚军李灼、赵蕾是学校的常驻老师

记者:谢谢赵校长,让我更了解了北京市音乐舞蹈学校,我会广泛宣传,让更多的家长了解咱们这所优秀的艺术类学校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